-攀岩首次亮相奥运「登上市运会舞台攀岩运动期待大发展」

攀岩首次亮相奥运「登上市运会舞台攀岩运动期待大发展」

京报体育 | 记者 赵晓松

5度仰角的人工岩壁之上,两名少年你追我赶,奋力爬向15米高的顶点,他们身后,是现场观众的助威与欢呼声……9月24日,北京市第十六届运动会攀岩表演赛在首钢极限公园举行,参加本次比赛的小选手和攀岩从业者都希望借此机会让这项“小众运动”被更多人关注。

11岁少年立志参加奥运会

“这里的设施太棒了!难度很高,爬起来非常过瘾。”在男子丙组速攀比赛后,海淀区代表队的小队员张明实十分兴奋——凭借出色的发挥,他以明显优势拿到冠军,“比赛还是有一点点紧张,有小失误,其实成绩还可以再提高。”

小选手在市运会表演赛上一展身手。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赵晓松 摄

9岁的杨丝丝止步女子丙组速攀1/4决赛,但她仍然认为这次参赛经历收获多多,“我爬得有点儿慢……但是交到了新朋友,参加比赛真好玩。”

张明实与杨丝丝走上岩壁的经历都算是偶然,前者是为了陪“不敢爬”的姐姐,后者走进攀岩馆是因为首选的蹦床馆“关门了”。不过,几年的训练让他们都爱上了这项运动。

11岁的张明实已经是“岩友圈”里的小明星,多次在全国大赛中拿到好名次。今年8月,他在全国青少年攀岩锦标赛U系列联赛中夺得U11组亚军。张明实自信地对记者说:“去年我看了东京奥运会的攀岩比赛,特别棒!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参加奥运会,为中国队拿金牌!”

小选手在市运会表演赛上一展身手。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赵晓松 摄

谈起攀岩对青少年成长的好处,北京市登山运动协会副秘书长胡松说:“攀爬过程中需要各种姿态,每一个身体部位,是应用肌肉群最多的运动之一,对青少年成长发育很好;攀岩能锻炼孩子的胆量,也需要参与者遵循严格的规则与流程,培养孩子的安全意识。更重要的是,攀岩天然就是挫折教育,想爬到顶点,孩子需要训练很久,每一次失败后都要总结教训、提升自我。”

项目入奥促进发展

东京奥运会上,攀岩成为正式比赛项目,为项目发展注入“强心剂”。“对于任何一个体育项目来说,进入奥运会都意味着跨越式发展的机会。”胡松表示,目前北京在攀岩参与人数、场地馆数量、专业人员数量等方面处于全国领先水平,更拥有像首钢极限公园这样硬件、软件均达到国际水准的赛场。他举例说:“这次市运会表演赛,仲裁委员会负责人程莹,是我国唯一的国际级裁判,裁判长也是国家级裁判,可以说是全运会攀岩比赛的裁判配置。”

小选手在市运会表演赛上一展身手。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赵晓松 摄

基层从业者也肯定了攀岩近两年在北京的快速发展。奥攀攀岩俱乐部教练倪博对记者感慨道:“我们在北京有5个校区,青少年学员超过2000人,很多都是近两年增加的。”倪博认为,这一方面是攀岩入奥的推动,另一方面也是攀岩场馆走进综合商业体等闹市区的“眼球效应”,“有的孩子逛商场路过岩馆,就想着体验一下,然后就练下去了。”

在小红书上搜索攀岩,有大量针对青少年和成人的“攻略”。

同时,自媒体传播让更多成人参与攀岩运动。在小红书、大众点评等APP搜索“攀岩”,都会出现大量笔记、攻略等图文、视频内容。33岁的白领李瑶就是在小红书博主“安利”后,尝试了攀岩运动,“我平时工作压力很大,爬的时候你就不会想别的事情,很解压。”

让大众了解这是一项安全运动

在奥运会赛场上,攀岩是新兴项目。但在北京,攀岩已经有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历史。胡松介绍说:“攀岩在20世纪70年代进入中国就是在北京,当时没有人工岩壁,就在密云区白河的自然岩壁,那里可以说是中国攀岩运动的诞生地。”

胡松透露,为了促进攀岩发展,市体育局、竞赛管理中心、登山协会等单位,正在筹建系统的赛事体系,“一方面是锦标赛与市运会,让孩子们每两年都有一次综合性大赛检验水平;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谋划把北京的专业场馆与资源利用起来,根据各个岩馆特点,组织不同年龄段的比赛,再建立与公开赛、锦标赛等参赛资格挂钩的积分制度,形成赛事闭环。”

小选手在市运会表演赛上一展身手。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赵晓松 摄

多名从业者在接受采访时承认,快速发展的攀岩仍然是小众运动,面临不少发展阻碍。倪博表示,对于俱乐部来说,专业教练人才匮乏的问题急需缓解,“目前我们只能靠俱乐部自己培养。好消息是北京体育大学等高校开设了攀岩专业,未来会有更多高素质人才进入行业。”胡松对专业人才问题更加乐观,他告诉记者,很多高校攀岩队的队员都在毕业后走入这个行业,贡献了高素质的“新鲜血液”。

胡松认为,攀岩发展面临的最大痛点,是如何向大众证明这是一项安全的运动,很多家长还是因为担心安全原因拒绝孩子练习。胡松说:“攀岩天然具有一定风险性,是中国首批4个高危运动项目之一。但正是因为有风险,全世界的攀岩从业者通过建立完备的流程与规则,让项目变得安全。攀岩能入奥,不就是证明它很安全吗?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起努力,向社会展示这项运动的安全性。”

全运会攀岩冠军年仅13岁是真的吗?

8月8日,在重庆进行的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项目攀岩比赛决赛上,来自广东的13岁小将张悦彤摘得难度赛女子组冠军,成为年龄最小的全运会攀岩项目冠军。

  偶然接触攀岩,自此结下不解之缘

张悦彤接触攀岩这项运动纯属偶然。4岁时,她和父亲在深圳蛇口逛街,路过一个岩馆,她突发奇想地说想进去玩一玩。没想到这一玩就停不住了,第一次就爬上了17米高的攀岩墙。3天后,爸爸就为她办了一张年卡。每周一到周五放学后,张悦彤都坚持攀岩将近3个小时。

小时候的张悦彤经常生病,基本上每月去医院一次,从接触攀岩后,去医院的次数就越来越少。原来性格比较内向、腼腆的小悦彤,自打喜欢攀岩后,去的地方多,接触的岩友也多,人变得开朗了不少。攀岩过程中,和小朋友一样,爬不上去也会哭鼻子,哭完问她还要不要爬,她一擦眼泪便继续爬。腿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可她都不知道是啥时候磕碰的。

  每周穿梭深港两城,五年来坚持不断

课余时间,张悦彤与父亲张建东每星期穿梭于深圳、香港之间,“打”遍两地攀岩馆。张悦彤家住在深圳南山区。爸爸做销售,工作时间有弹性,只要不出差,张建东就把“女儿时间”安排出来,雷打不动。从彤彤八九岁开始,爸爸每周都会带她去香港攀岩。下午5点放学,爸爸到学校接上彤彤,坐公交车到深圳湾口岸。通关、转乘大巴,然后步行。从学校到攀岩馆,路上一个多小时。结束攀岩已是晚上10点,没有去深圳湾口岸的大巴了,父女俩赶港铁末班车,在罗湖口岸关闭之前通关。父女俩的深港双城生活,已持续5年。

“特别期待去香港,岩馆氛围好,岩友水平高。”彤彤说。香港的教练和岩友们也都很喜欢这个不会说粤语、攀岩却很厉害的深圳姑娘,从不吝啬与她分享新的攀岩线路。入选国家队之后,彤彤跟队在北京集训、各地比赛,但只要一回到深圳,还是会和爸爸一起去香港,和那里的老熟人、新朋友一起攀爬。

  全运会成最小冠军,目标锁定东京奥运

长期的攀岩练习让张悦彤累积了不少经验。2012年,张悦彤第一次参加全国青年攀岩锦标赛,就顺利拿下女子D组难度和速度双料冠军,之后蝉联4年。2013年参加广东省攀岩锦标赛,第一次以青少年身份参加最高组别女子专业组比赛,一举拿下难度赛冠军,创下广东省年龄最小的专业组冠军纪录,更连续三年蝉联女子专业组难度冠军。2015年第一次代表中国参加亚洲青年攀岩锦标赛,获得女子C组速度第二、攀石第三、难度第四。2016年,参加全国攀岩分站赛乐业站,获得女子组难度冠军,创最小全国冠军纪录。

出色的运动成绩,让张悦彤11岁就入选国家队,成为国家集训队里年纪最小的一员。由于攀岩已成为东京奥运会比赛项目,3年之后张悦彤已是适龄运动员,首个全运会冠军也奠定了她征战奥运会的信心。小悦彤表示,她现在最大的愿望不仅是能参加奥运会,还要力争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为国争光。 

中国国家攀岩队的钟齐鑫,破过哪些世界纪录?

10月3日到7日,2020年中国攀岩联赛总决赛暨第十四届全运会资格赛,在苏州拉开帷幕,中国国家攀岩队队长钟齐鑫以5.346秒的好成绩,打破了该项世界纪录并夺冠,这已是他第七次打破世界纪录。钟齐鑫在攀岩表现出优异的成绩,屡屡刷新攀岩速度赛纪录,并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中国壁虎”。

钟齐鑫是江西赣州全男人,是江西理工大学理学院2007级社会体育专业的学生,现任国家攀岩队队长,亚洲首个攀岩世界冠军,打破了攀岩项目被欧洲人垄断的局面。今年已经31岁的钟齐鑫在攀岩项目上已经坚持了16年,夺得了速度攀岩项目上所有世界大赛的冠军。此次苏州全运会资格赛上以5.346秒的成绩夺冠并刷新世界纪录,此前的5.480秒成绩是伊朗选手雷扎2017年5月在攀岩世界杯南京站创造的,这一成绩被钟齐鑫打破。

作为一名老将,钟齐鑫在比赛中表现了很扎实的实力,丰富的比赛经验也让他很好的发挥自身的能力。钟齐鑫现在已经获取了全运会的参赛资格,后面会以国家队教练和队员的两重身份参赛东京奥运会,也期待他能在亚洲锦标赛中获得足够的积分,进而代表中国参赛奥运会。

钟齐鑫再次让世界惊叹中国速度,真正的身轻如燕,飞檐走壁,让世界瞩目。钟齐鑫连续4次获得世锦赛冠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速度攀岩大满贯得主。中国的速度攀岩已站在世界之巅,运动员的水平已达到世界一流水平,在各国运动员的积极备战中,我们的运动健儿也在不断训练,奋力前进,希望在东京奥运会上展现出中国速度攀岩的好成绩,也期待钟齐鑫能再次打破世界纪录,不断突破极限。

Leave a comment

All fields marked with an asterisk (*) are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