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级 电子竞技俱乐部「全球兴建的电子竞技馆会是游戏玩家和品牌商的天堂吗」

世界级 电子竞技俱乐部「全球兴建的电子竞技馆会是游戏玩家和品牌商的天堂吗」

# 行业观察

电竞赛事兴起已经有一些年头,疫情之后玩家们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又暴增39%,微软游戏收入更是飙升50%——一切都表明,这个行业的媒介和市场已然成熟。

在中国,电子竞技早在2003年已被国家体育总局列为体育竞赛项目,近年来更受到诸多资本的青睐,并通过与直播、电商等业态的融合,逐渐形成成熟的产业链。

然而相比市场规模和增长潜力,电竞场馆的基础设施建设还处于相对初级的阶段。

© Populous

根据全球市场研究公司瞻博研究(Juniper Research,一家欧洲通讯产业商业资讯公司)的新数据,全球电子竞技观众今年将增长到4.74亿,并达到略低于10亿欧元的总市场价值。相较而言,篮球和美式足球的年均观众人数都是4亿,而棒球仅以5亿居首。

渲染图 © Populous

对品牌来说,这或许是下一个与主要消费者群体接触的决定性领域——一个媒体、体育和技术交汇之地。

渲染图 © Populous

由于电竞观众群体大多选择在家中通过媒体平台观看比赛,如何通过建造专门的场馆推动电竞文化的线下传播、将更多观众带到线下体验,成为行业新的聚焦点,这样的趋势势必会推动一种新型休闲娱乐空间的诞生,因此需要设计师和运营商对此有全新的思路。

#01

游戏规则决定设计规范

Populous为多伦多的OverActive Media设计的酒店和娱乐场所计划,展示了一种促进线上和线下活动融合的方法。© Populous

电竞赛事活动空间设计的前景——不管是设计体育馆、休息室,甚至游戏单间,一系列这样类型的空间都有同一种窘境——不能让竞赛选手看到其对手们的屏幕。因为所谓“看屏幕”属于违规行为,这会让玩家能够看到他或她的对手在游戏中的行动情况并获得战略优势。

对于参赛玩家来说,”看屏幕“是禁忌的,但对观众而言,同时观看双方的作战情况才是整个观战过程中最大的娱乐价值,于是一些场地被迫将参赛玩家封闭在具有隔音和防视功能的房间内,以杜绝任何作弊行为。

加拿大多伦多电竞场馆,预计2025年完工。© Populous

同样,传统的体育场馆可能会使用屏幕来突出亮点或品牌元素,而在电竞场内,屏幕也是决定性特征——它们的使用功能更类似于电影院而不是体育场。许多放映场馆在疫情期间运营低迷,继而转向做电竞,这并非巧合。

因游戏而异,每个电竞场地需要有一定程度的内置灵活性和模块化,尽管跟每个竞争领域一样,迫切需要一个与之相匹配的平行机制,以确保公平竞争。因此,负责监管这一领域的机构已经转向设计师和建筑师寻求帮助。

除了电竞赛事外,多伦多电竞馆场馆还将吸引全市范围内的大型会议、企业活动和产品发布、颁奖典礼等。 © Populous

最近,IESF(国际电子竞技联盟)与位于匹兹堡的DLA 建筑与室内设计公司合作,制定了一系列技术和空间标准化指南。“此次合作将探索电竞活动和环境的独特特征,包括技术和物理方面,并通过利用这些品质特征来促进这项快速增长的运动。”DLA 合伙人Sung Jung说道,“我们的目标是确保所有电竞场馆为高质量的比赛、制作和展示电竞游戏和活动提供必要的条件,无论是在场内还是通过各种媒介形式。”

除了电竞赛事外,多伦多电竞馆场馆还将吸引全市范围内的大型会议、企业活动和产品发布、颁奖典礼,还将举办各种音乐会。© Populous

2018年,受文化和旅游部委托,联盟电竞牵头起草中国首部《电子竞技场馆运营服务规范》。2019年,上海市文化与旅游局发布《电竞场馆建设规范》和《电竞场馆运营服务规范》,详细规定了电子竞技场馆在光学、声学、舞台等方面的基础设施配套建设,将电竞场馆分为A、B、C、D四级,对不同级别场馆的建筑面积、座位数量、核载人数也都做出了具体规定。

虽然建立了一些统一性,然而,这个领域也可以引入更广泛的审美价值。作为最早的电子竞技场馆的主要设计公司,Populous工作室在视觉上定义了电竞场馆的形成期。其最近为开发商OverActive Media所作的项目展示了一种促进线上和线下活动跨越融合的方法。

多伦多电竞场馆致力于打造成未来体育、媒体和娱乐业的聚会场所的中心。© Populous

”电竞场馆的设计既不是一个体育场馆,也不是一个歌剧院,而是一个横跨两者的新类型——一个最先锋前沿的表演场地,”Populous高级负责人Jonathan Mallie解释说,“电竞场馆的建筑创造了一个新与旧的结合。“

#02

小型场地改造,多业态运营

HyperX电子竞技竞技场 © Robert Paul for Blizzard Entertainment

之前大多数西方大型赛事都是在现有的体育场馆举行,因此,旨在为这一市场服务的独立场馆仍然很少。虽然电子竞技比赛经常在传统的体育馆内举行,但这些场馆并不是特别适合电子竞技比赛,绝大多数场馆都需要经过一定改造才能使用。在专业电竞赛馆的开发中,开发商偏向选择改造一些小型场地,比如夜总会、办公楼等。

HyperX电子竞技竞技场 © Robert Paul for Blizzard Entertainment

Allied Esports开设的HyperX电子竞技竞技场(HyperX Esports Arena)占地3万平方英尺,前身是一家夜总会,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卢克索酒店(Luxor Hotel)和赌场内。该竞技场去年冬天举办了《英雄联盟》全明星赛事,今年5月还举办了NBA 2K联赛。

HyperX电子竞技竞技场去年在拉斯维加斯的卢克索酒店和赌场开放。开发商一直在调整现有的空间,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电子竞技的需求。 © Robert Paul for Blizzard Entertainment

在没有大型比赛时,该竞技场承办一系列当地赛事,比如堡垒之夜(Fortnite)、马里奥赛车(Mario Kart)和火箭联盟(Rocket League)。玩家可以通过购买小时票在场馆内体验电脑游戏,Xbox和PlayStation的游戏,同时还可以免费玩到复古游戏机。

暴雪电竞场馆 © Robert Paul for Blizzard Entertainment

暴雪的电子竞技场位于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的一栋建于上世纪中期的办公楼中。这间15000平方英尺的屋子曾经是“The Tonight Show StarringJohnny Carson”和“Access Hollywood”的演播厅,现在却将成为《守望先锋》的竞技赛场。

暴雪电竞场馆 © Carlton Beener/Blizzard Entertainment

#03

大型专业电竞场馆的兴建

在短短六个月内,阿灵顿会议中心一个未充分利用的空间被改造成了一个电竞专用场地。© Esports Stadium Arlington

据Juniper预测,到今年年底,每九个人中就有一个是电竞游戏的观众或玩家。电竞赛事的蓬勃发展也让人们在建造大型体育场时都会考虑到电子竞技的元素了。

将竞技场与现有的体育设施连接起来,将让人们意识到,这不仅仅是孩子们玩电子游戏这么简单,这是一项真正的运动——在占主导地位的亚太地区,电子竞技将在2022年亚运会上作为赛场上的一项活动首次亮相。

耗资1000万美元、占地100,000平方英尺的阿灵顿电竞馆,是迄今为止,北美最大的以电竞为主题的场地。© Esports Stadium Arlington

耗资1000万美元的德州阿灵顿电子竞技体育场(Esports Stadium Arlington)于去年11月建造完成。场馆内有灵活的座位、最先进的广播工作室和85英尺长的LED墙。

阿灵顿电竞馆设有一个游戏中心,每天都有50多个游戏位面向公众开放。© Esports Stadium Arlington

零售店、玩家画廊、团队训练和休息空间以及制作室都在主要竞赛活动空间的两侧。© Esports Stadium Arlington

另外,开发商也正计划在美国费城建造Fusion Arena,将是美国第一个专门用于职业电竞的新建筑。这座占地6万平方英尺的开发项目将坐落在南费城体育中心的中心地带,建成后,这个拥有3,500个座位、耗资5,000万美元的项目将成为Fusion费城队的主场。

© Fusion Arena

Fusion Arena的设计打破了传统体育场的设计。正如其场馆设计师、Populous高级负责人Brian Mirakian所说:“我们试图创造一种真正有活力的文化体验。”

由于比赛可以持续8个小时,球迷们将能够在一个比平时更宽敞的大厅里活动。同时大厅里配备了酒吧、食品摊贩和一家百货商店,供观众选购。体育馆内配备了强大的Wi-Fi,以供观众在社交媒体上与他人进行互动评论。

© Fusion Arena

而在中国,80,000平方米的杭州下城区电竞场馆,与重庆6000个座位的三峡港湾电竞场馆一起,让中国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游戏场馆。

杭州下城区电竞场馆俯瞰效果图。(网络图片)

下城区电竞场馆作为全国第一座亚运会赛事标准的专业电子竞技场馆,兼具“数字化”、“智能化”、“专业化”特色,致力于打造国际一流的电子竞技专业比赛场馆。场馆以“星际漩涡”为设计理念,总建筑面积约8万平方米,拥有座位4087个。

已经建好的三峡港湾电竞场馆。(网络图片)

三峡港湾电竞场馆内举行的CMEG总决赛现场。(网络图片)

三峡港湾电竞场馆由香港建筑师Barrie Ho设计,其外观由屏幕包裹,将游戏的壮观程度与设计本身相结合。“每个人都认为电竞是两个人在网上玩游戏。”Ho说,“但事实并非如此,它是一个狂欢节。”

根据电竞分析公司eMarketer的数据,电子竞技广告市场仍然相对较小,今年只有1.78亿美元。但游戏分析师Eric Haggstrom表示:“广告商正试图接触到大量原本难以接触到的人”。因为“游戏玩家往往有可支配收入,但他们不消费传统媒体,甚至Facebook等社交媒体产品”。

显然,电竞场馆的业态规划和商业运营模式还有很大的探索空间和发展潜力。戴尔早期参与新兴的拉丁美洲场景的项目,如Esports Arena Borregos,暗示着酒店品牌和空间设计师并不是探索这一空间的唯一参与者。而流媒体技术在这一领域的突出地位和可及性,让我们看到一个新兴的空间类型将被逐渐数字化、虚拟化,就如同电竞游戏的快速发展,已经完全超越了电脑屏幕本身。

编译 | Fiona

校对 | Daisy

Leave a comment

All fields marked with an asterisk (*) are required